“市议员,你算老几? ” 槟市会执法组见识非法抄写员跋扈

“市议员,你算老几? ”  槟市会执法组见识非法抄写员跋扈

“市议员,你算老几?”

槟岛市议会执法组周五晚取缔非法抄写员,不过,过程中却在在让人见识到市议员的局限,以及非法抄写员的猖狂与跋扈。

《》记者随行取缔所见,非法抄写员不仅神色自如,一些所谓的“老板”更向记者比粗俗手势“招呼”,而市议员陈金辉及黄顺祥更在过程中遭威胁,以致得被迫致电警方要求协助……

【状况1】

神情自如 丝毫不怕

自市议会施行固本停车新制度后,槟岛一些地区在入夜后就进入另一个“地下秩序”,市议会的停车位由非法看车员接管,基于不少公众甚至是市议员曾有被非法看车员索取停车费的经验而纷纷向市议会投诉,市议会执法小组一行15人在执法与公共教育小组交替主席陈金辉和财务小组交替主席黄顺祥、市议会林文明等人的带领下,与周五晚上出动检举非法看车员。

由幕后老板操纵

当执法人员于约10时10分和11时在红毛路和甘榜爪哇巴鲁路检举3名抄写员时,却惊觉他们是由幕后老板所操纵,而被检举过程中都要求执法人员等待其老板的到来。

其中,在红毛路非法收取停车费的抄写员在面对执法人员时更是神色自如,完全不担心被警方逮捕。

执法员基于权力约束 只能警告非法抄写员

陈金辉在较后的记者会上指出,由于警方本身拥有自己的取缔行动,而无法与市议会配合当晚的行动,以致执法人员在过程中都基于权力上的约束,只能给予警告。

当地横行18年

他表示,从当晚的检举行动来看,一些地区的非法抄写员确实有幕后老板支撑,如红毛路的抄写员就因如此而在当地横行了18年。

“不过,基于槟岛市议会与警方在月度会议上的协议,接下去每一个行动都会由警方带领;我们也希望公众一旦发现哪个地区拥有非法抄写员,就立即通报我们。”

“我们也会派人加紧观察有关情况,如果再度发现有非法抄写员,我们会继续采取行动对付他们。”

黄顺祥:执法员只是警告 没对非法抄写员赶尽杀绝

黄顺祥表示,执法人员只是当晚只是在进行其责任与权力范围里的工作,并没有恶意要对一些非法抄写员赶尽杀绝,只不过是警告他们不能再度犯错。

他承认,如果真的要杜绝槟岛里的非法抄写员,就必须要靠民众的支持与配合,才能达致有关效果。

当被询及执法人员发现有人在新关仔角以一张张的方式售卖停车固本时,黄顺祥表示执法人员并没有相关的条例对付他们,但仍会留意有关情况。

据了解,执法人员一早就圈定乔治市里数个黑区即红毛路、土库街、车水路、中路等,并分头前往检举有关非法抄写员。经过了3小时的检举行动,执法人员在数个地区检举非法看车员,即中路、车水路、槟州大会堂后、椰脚街巷仔、红毛路和甘榜爪哇巴鲁路。

其中,执法人员在中路、车水路、槟州大会堂后、椰脚街巷仔所检举的非法抄写员,皆是流浪汉,他们相信是为了要寻找更多金钱购买食物或是酒精饮料,而在有关地区充当起看车人员,向公众索取1令吉至3令吉不等的看车费。

陈金辉和执法人员在检举时纷纷以口头警告,要求这些非法抄写员远离有关地区和不能再向公众收取费用,如有再犯必送至警局查办。

检举热线:04-2637000或是2637637。

【状况2】

受到威胁迫使报警

由于有关人士在当地征收高达10令吉的停车费,加上在过程中以带有威胁的语气与市议员对话,陈金辉等人最后被迫致电予警方要求协助,并于10时45分由警方将该名抄写员带回警局调查,而其口中的老板在历时约半小时的过程中并没有出现。

【状况3】

粗俗手势招呼

在甘榜爪哇巴鲁路,黄顺祥佯装要停车去时代广场里吃晚餐,但2名刚成年的非法抄写员随即要求前者缴付5令吉的停车费,并指有关地区是白天是由市议会管辖收费,夜晚则是他们看守。

当执法人员趋前检举时,2名非法看车员才纷纷致电予其老板求助。

有关老板来到时,曾一度以粗俗手势招呼媒体,并直斥媒体是否要将其见报。不过,经过陈金辉的介入与警告,加上有关抄写员仍旧年轻,执法组并没有采取进一步行动。